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体育资讯最新乒 >

华为董事张平安解读运营重构:普通汽车只换零

时间:2019-05-26

  第一种是Add-on路径,即在原有系统上新增功能以支撑新的业务。这种模式只部署局部的业务系统,部署速度快,可快速满足紧急的业务需求。但是由于与原系统的重叠,这种模式难以实现流程的全自动化,导致用户体验碎片化。

  第五,新系统天生是云化的,即Cloud Native,数据库是分布式的,消息队列是分布式的,很容易被扩容,很容易运行在云计算的技术架构上。

  第二,新系统是开放的,即Ecosystem Native,能够支持与不同类型伙伴的合作。

  “如果管理者对企业有良好的掌控,对新的软件技术能合理利用,完全可能在12个月内,清理旧有繁杂的系统,重塑简洁和自动化的业务流程,实现敏捷运营和ROADS的用户体验。”张平安说。

  数字化转型,最怕把握不了节奏,掌握不了进展。除了全新的数字化使能系统,运营商还需要科学的工具和方法论作为指引,评估数字化转型的进展。

  张平安介绍,第三种路径要以始为终,以未来数字化发展目标为驱动力,构建全新的运营使能系统。“这种路径对现有系统架构有较大改动,需要CXO层级的决策者痛下决心,卷入多个部门重新梳理业务规则和流程。”

  “单靠零件更换是无法把一辆普通的汽车变成法拉利的!”平安通过对比分析渐进修补转型方式与彻底变革转型方式的优劣势,提倡运营商抛弃过往老旧系统的束缚,进行彻底数字化变革,采用最新的数字化技术和融合架构,构建数字化转型基石——全新数字化运营使能系统。

  为此,华为携手业界构建了数字化成熟度测量模型(Digital Maturity Model & & Metrics) DM3。张平安介绍,DM3包含战略组织、产品服务、运营治理、IT和数据、客户体验等五个关键测量维度,可以帮助运营商衡量数字化转型战略的准备度、执行度和成果。

  在不同运营系统演变路径里,一个业务底座对于数字化的实现速度是至关重要的。长痛不如短痛,运营商可以以套件化的模块快速建立融合的业务底座。

  “华为认为,DM3的模型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应该在与业界共同的协作下不断演进,保持开放和活力。”张平安特别强调了新模型的开放性,华为公司愿意与运营商客户、行业标准组织、第三方咨询公司、分析师及各厂商一起努力,使之成为电信行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导航仪和指南针。

  如何构建这个全新的数字化使能系统?不同的运营商理解各有差异,而华为通过总结分析全球诸多运营商的理解,认为全数字化的思维至关重要。张平安从五个维度介绍了新一代使能系统具备的特点。

  第四,新系统天生具备分析能力,即Analytics Native,具备分析自身模块运作状态的能力,并能够被其他分析平台调用。

  第一,新系统应该支撑面向未来的数字化体验,即ROADS Native。可打造实时的、按需的、全在线的、可自定义商品的、并具有社交属性的ROADS化体验。

  明确了做什么的这个目标,下一步就是怎么做。张平安表示,要从目前接口繁杂、应用林立的运营系统,演变为简洁敏捷的架构来支撑商业目标,运营商需要找到能迅速到达的路径。据了解,目前摆在运营商面前的运营转型之路有三种。

  “就像建造纽约帝国大厦时,利用了许多预制的构件,进行组合,在不到13个月的时间内完工一样,一个宏伟建筑的完成速度依赖于一个坚实的底座!”张平安如此比喻说。

  目前,为抓住市场新商机,全球诸多运营商在开展数字化转型,并对构建新运营使能系统提出强烈诉求。如中国电信在其面向未来10年的CTnet2025网络架构白皮书中提到,要实现运营重构,构建简洁、集约、敏捷、开放的新一代网络运营系统,实现网络、IT融合开放。 面对业务的多样性变化,运营转型实践遇到不少难题,如何构建数字化使能系统被全球运营商关注。在乌镇举办的华为运营转型峰会(Operation Transformation Forum 2016)上,华为董事、华为软件业务部总裁张平安,根据运营商发展数字业务诉求,提倡运营商以彻底变革的方式构建数字化使能系统,并以此为基石,使能数字商业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用户对体验的要求正推动着运营系统的反应速度,从过去的以月为单位向着以分钟为单位加速。

  第三种是Big Bang Transform路径,即以套件化的模块快速建立融合的业务底座,统一承载新旧业务运营系统,并随着时间逐步以新系统取代旧系统,为用户带来连续和统一的体验,实现快捷和全自动化的流程。

  对此,张平安介绍,华为公司的TELCO OS系统,从商业使能和基础设施使能出发,应用全域数字化开放的运营架构,优化用户实时体验,优化整体客户的资产管理和变现,帮助运营商加速数字化转型。

  多样的数字化业务,对下一代运营使能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传统的BSS/OSS(业务与运营支撑系统)支撑系统势必要演进为一个新的数字化使能系统,使网络和IT系统变得更加敏捷,使能数据资产变现,实现商业的数字化。

  截至目前,华为在东南亚、北美和欧洲与业界对这个模型进行了多次研讨,并与中国、欧洲和中东的数家运营商客户一起进行了转型测量实践。

  但如果管理者对企业有良好的掌控,对新的软件技术能合理利用,就完全可能以这种方式在12个月内建立起一个全新的,面向未来的业务底座, 清理旧有繁杂的系统,重塑简洁和自动化的业务流程,实现敏捷运营和ROADS的用户体验。

  事实上,以套件化的模块新建“业务底座”更容易,也能通过支撑多样化数字业务发展,满足开放数字化商业系统发展的内在需求,匹配消费者体验的外部驱动,快速完成数字化转型。

  第二种是Stand-alone路径,即现有系统承接现有业务,针对新业务或新用户群建立新的业务系统。这种方式可以减少旧系统的负担,带来新的用户体验,但新老业务之间的用户体验不连续,不统一,并且带来较大的增量成本。

  从张平安的介绍,可以看出,华为所强调的全新数字化使能系统,蕴含着“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在当前整个社会、整个商业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大背景下,一个全域、开放、敏捷、智能的运营平台将能全面加速数字化进程。据悉,目前华为已经联合众多运营商开展运营转型实践,共同迎接多样化数字业务的市场机会。

  基于此,张平安有了上述比喻:“单靠零件更换是无法把一辆普通的汽车变成法拉利的!”他提倡运营商构建全新数字化运营使能系统。

  我们观察到,这种转型方式容易拉长转型时间,难以完全满足用户体验需求,并有可能痛失多样化数字业务带来的市场机会。

  第三, 新系统天生是敏捷的,即Agile Native,能够快速响应最终用户的需求,快速提供业务。

  在不同演变路径里,一个业务底座对于数字化的实现速度是至关重要的。现实中,一些运营商因为担心彻底转型带来的阵痛,零星更换或新建若干运营系统的小部件,通过逐渐修补的方式进行转型。

  数字化浪潮已汹涌而至,除了传统的语音、网络接入业务外,全球运营商积极拓展数字业务,努力成为全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引领者。视频逐步成为运营商基础业务,公有云、物联网等新兴业务方兴未艾。

  同时,这种转型方式将带来长期的痛楚:由于架构不统一,原有系统和新系统分布零乱,功能交叠,维护成本高;旧系统拖累新系统效率,使新系统所设计的功能和性能得不到完整发挥,运营商最终面临巨大的机会成本。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