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体育资讯最新乒 >

爱乐之城横扫奥斯卡 女主把红黄蓝绿穿遍了

时间:2019-05-26

  这条休闲风十足的天蓝底色加白条纹健身连衣裙出现在SUMMER章节中,活泼的天蓝色也仿佛象征着Mia与Seb的热恋, 搭配黑色芭蕾舞平底鞋及明黄色小包简单清爽。少了些复古连衣裙的仪式感,是整个电影中颇为实穿,也更适合普通人驾驭的一条裙子,拍完戏完全可以穿着继续街拍。

  米娅是一个积极追梦的女生,衣服的颜色正好代表了她的野心和欲望,“因为不起眼,所以渴望被人关注、被人看到。蓝色裙子正好适合她在派对上展现自己的心理诉求。”这件Jason Wu蓝色裙装似乎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米娅的生活也有了不同的转变,这件裙装对她来说是个成熟的标志。

  而这件黄色小洋装的灵感来源实际上是石头姐在2014年出席电影《超凡蜘蛛侠2》全球首映时穿着Atelier Versace的红毯造型,肤白貌美的石头姐是明黄色的最佳代言人,而她最适合的颜色也是明黄色。

  当然,英格丽褒曼看上去是米娅在表演上的偶像,米娅的表演梦也是始于英格丽褒曼主演的《卡萨布兰卡》,她的卧室床边也挂有一幅巨大的英格丽褒曼海报。

  这样的搭配也是随着米娅与塞巴斯汀进入热恋,米娅穿着的颜色也转为淡色,比电影刚开始的色彩整体变得更为简单清爽。一件蓝色牛仔背心加上粉色铅笔裙,轻盈地走在洛杉矶的大街上与恋人奔向下一个约会地点。

  (环球网 时尚中心李晓丹)《爱乐之城》今年横扫奥斯卡,追平了《彗星美人》和《泰坦尼克号》获得的最多14项提名,在金球奖上也创纪录地获得了7项大奖,而石头姐更是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影后以及金球奖喜剧类影后。

  包括石头姐穿的咖啡服务员衬衫,虽然是简单的日常装,都是参考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好莱坞女星Ingrid Bergman的电影造型。

  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黑色乐福鞋的搭配,其实是参考奥黛丽赫本的电影《甜姐儿》。

  这件小洋装的灵感则源自于一部老电影《一个明星的诞生》中朱迪·加兰的一套造型,但在肩部与裙子的长度上做了些调整,搭配了更为浓郁的绿色,也更突出了石头姐的小腿。

  为了和电影保持一致的调性,石头姐多数的服装大多带着一点复古风格,而舞蹈时穿着的戏服全都是特别量身订制,至于她白天的穿着,为了保持为生活与梦想努力的形象,过于高端的服装似乎已超出一名默默无闻的女演员所能负担的范围,因此一件粉红色的A字裙,搭配H&M5美元的上衣是最佳的选择。

  从工作的第一天开始,服装设计就不停地从电影一幕一幕的场景中挖掘灵感,让一些不退流行又具质感的打扮,成为所要呈现的风格。

  五年后的Mia身穿黑色吊带裙与Seb上演了一场不期而遇。同样是来自Jason Wu的礼服裙,却不同年轻时候的大胆与张扬。 后背交叉绑带的设计、高级的面料和红底鞋无不是在突出Mia一名成功演员的身份。

  当两人正式成为恋人后,Mia穿着这件蜜桃色大裙摆翻领连衣裙与Seb漫步在洛杉矶的街头,尚未实现梦想的一对恋人因为有爱情而并不感到失落。这条裙子的颜色又恰好与远处的晚霞相呼应,仿佛人物都要溶于背后黄昏时的天空。

  影片中给观众留下最印象深刻的一幕非这段莫属,暧昧时期的男女主角在洛杉矶的凯西角伴随着《A Lovely Night》乐曲跳了一段长达六分钟的舞蹈,而这段舞蹈也是男女主角二人关系的转折点之一。米娅穿着的明黄色小洋装也给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与Seb的第一次约会,Mia选择了一条充满古典味道的祖母绿鸡心领连衣裙,收腰的设计更能凸显出她的好身材,与之搭配的同色系项链和耳环则来自洛杉矶的设计师Kyle Chan。线条流畅的肩带、复古的项链都衬托出石头姐曼妙的锁骨和平直的肩线,盘起的发型更显得她整个人优雅挺拔,像一棵挺立的绿松。

  参考了老电影《瑟堡的雨伞》和《摇摆乐时代》的造型,米娅的角色也以传奇女星朱莉·克里斯蒂英格丽·褒曼、格蕾丝凯利和凯瑟琳·赫本为灵感。

  在这样的精心设计下,石头姐也仿佛“开了挂”一般,在这部不过128分钟的电影里更换了45套不同服装。而且大多都是以半裙和连衣裙为主,几乎都是饱和度很高的纯色或者印花,带着浓浓的50、60年代的复古风格,借此向好莱坞的黄金时代致敬。

  影片看到最后,一对对情侣也在哭哭啼啼追忆前任,真的让人迷之尴尬。大概就像洛杉矶这个城市本身,追梦的两个人,四目相对后又分离。

  事实上,服装设计师在Jo-Ann布料店里找到了一块具有这完美色彩的尼龙布料,之后找了彩绘师将马蒂斯风格的花朵绘制到洋装上,为这个在美国当地购物中心就能买到的尼龙增添了订制风貌。电影中,这件黄洋装也确实令观众印象深刻,甚至为了这件洋装,他们做了一件同色的内衣!现在这个颜色还被时尚圈特意命名为“LA LA LAND Yellow”。

  不止演员阵容强大,服装量相当庞大到光是米娅和塞巴斯汀两人的服装,加起来就多达50套,更是邀来入围过奥斯卡的服装设计师Mary Zophres前来打理造型。

  这身挂脖露背连衣裙灵感来源于法国影星凯瑟琳德纳芙曾穿过的款式,曾给设计师留下过深刻的印象。“逐梦过程中,米娅服装色彩度开始降低,片尾则以黑白两色服装来凸显她的转变:五年后的米娅,还是曾经的米娅,只是发生了不少故事。”

  电影最后的白色洋装配合着极佳的构图,在油画风格的满天星斗的衬托下,非常具有好莱坞舞王舞后Fred & Ginger的风格。

  站在凯旋门下的Mia拿着一捆气球,正是向《甜姐儿》中这一场景里的奥黛丽·赫本致敬。而《甜姐儿》讲述的是纽约格林威治村一家书店的女店员,被一位时装摄影师看上并加以培养成为世界名模特儿的故事,与Mia从咖啡馆里默默的服务员成为好莱坞巨星的经历不谋而合。

  白色衬衫和黑色百褶裙的搭配虽然在剧中给予的镜头很少,但还是与小女演员的身份契合,恋人的鼓励加上永不放弃的梦想,这样的一套与草根逆袭的那一个过程颇有相重之点,整部影片的服装设计都细腻的无可挑剔。

  身穿这件复古裙装的石头姐也为这部电影贡献了一个构图极佳的画面,Mia终于逃离了无聊的晚餐,前往里亚托剧院赴Seb的约,而迟到的她却找不到Seb,浪漫如她选择了站在银幕前让Seb找到自己,她的脸与电影融为一体,迷离又浪漫。背后大银幕是《无因的反叛》,此时石头姐站在大银幕前仿佛电影里的人,真是精巧。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