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体育资讯台播报 >

抑郁的人究竟有一个怎样的灵魂

时间:2019-06-28

  15年前的4月,“哥哥”张国荣因为抑郁症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而15年后,很多抑郁状态的人,仍然不被理解,或者恐慌自责、不敢求助,正在经历无助和痛苦。 它由抑郁带来的无力感也能帮他屏蔽一部分竞争,保护自己不受更多的压力,保证自己对竞争性焦虑有一个平衡。 和这个漫画描述的一样,他们拖延,没有耐心,无精打采,无聊,觉得什么都没有意义…… 很多敏感、聪明的人对自我感、意义感的需求大,但是又对如何在现实环境中达到这点感到困惑,所以,在一种困惑的人生状态中,感到挫败,陷入低潮。 人们会被懒散、忧郁、内向、消极的一些性格气质所吸引,人们也会因为忧郁中的深刻和孤独,感到自己如此不同。 很多人不是抑郁症,只是感到了越来越多的抑郁情绪。(注:也有很多的确是抑郁症,需要进行专业诊断。) 一方面他们对于自己的优秀成功没有任何愉悦感,行动的意义只在于无意识地要操控别人对自己的感觉,让自己看起来优秀。 抑郁的你的确是孤独,但其实,在精神世界的无法沟通方面,人人都有难以言说的痛苦。 我的朋友小A,北京著名高校毕业,家境一般,所以他从小知道要靠自己努力,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好学校,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在越来越理性地追求趋利避害、追求正确时,很多人会意识到自己仅仅是作为满足他人要求而“被爱”,于是陷入了抑郁。 我们需要理解这个困境,而不是将它定义为“不正常、失败的、不够乐观的、失控的”。 本文所谈的只是抑郁情绪,一种觉得无趣、长期心情低落的群体心理状态,抑郁的原因包括但不限于以上观点。 就这样省吃俭用,一个月的工资也所剩无几,每当路过街边房产中介的时候,总会被北京的高房价刺激一下,不知道何时才能成家立业。 只有真正理解了自我的深层悲伤,即某种自我价值实现的长期受阻,才能走出阴影。 一对父母来精神病院探望自己的女儿,他们的女儿刚从自杀中被医生拯救回来,这对父母非常担心自己的女儿。 如果只是为三餐而奔波,意义的追问不会打扰我们,当越来越多的人在快速变化的社会中,极度渴望自由、自我实现时,无力感也增加了。 “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时,永远不要试图一劳永逸地帮她解决这个问题。有时候你的‘帮忙’对抑郁症患者来说是一种压力,因为他们会为了不让你失望,而假装自己好多了。” “对不起,医生,我们的女儿一直非常优秀,我们想不通她为什么会这样,麻烦你尽快治好她,让她回复‘正常’吧!” 因为长期连接不上生命力的源头,所以生命形态变得枯萎,隐藏起来大量的愤怒。 鼓励自由竞争、自我实现的社会文化,驱动人们成就自我,然而其反作用力是把我们也甩进了对平凡、对失败的强烈否定中。 从小到大都一路名校,出国留学回来找了一份银行的工作,年薪很高,衣食无忧,可以说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父母都为她骄傲。 他找了一份广告销售的工作,住进了城中村,上班下班挤地铁,中午吃盒饭,晚上通常回去煮个面条敷衍一下,也不敢有太多的社交活动,给女朋友买礼物也抠抠索索…… 追寻与困惑总是相辅相成的,比起看作“缺陷”,有些抑郁应该看作是一个过程。 一个抑郁的人,可能一开始表现的是对困境的焦虑,后来内在焦虑久了,人消耗大了,人们就会保护性地进入低落模式,关闭了一些对世界的热情,就抑郁了。 有些人可能非常努力工作,德国一辆200万欧元红色法拉利跑车卖车时被抢。成绩出众,想获得外界认可,按照社会“正确”的标准,形成了假性自体:活成成功、可爱、幸运的人。 荣格把人的阴影自我比喻成肥料,又脏又臭,但是却可以让我们种出的花朵更好,更漂亮。 对于每个在抑郁长夜里行走、恐慌不知所措、甚至不被理解的的人,壹心理想说,嘿,别害怕,我看见你了~ 这种自我不满意有两种方式可以发泄出来,对外是社会暴力事件上升,对内是自我否定。 于是,抑郁感的痛苦是一层,对抑郁痛苦的羞耻、拒绝是第二层,两者叠加造成了苦中苦。 行尸走肉一样上班下班,结婚生子,人生就是按部就班,然后,生老病死一个都避不开。 漫画作者艾丽是一个生于1985年的年轻姑娘,一直饱受抑郁症的困扰,差点自杀, 这让大多数还在奋斗中、或者根本没有能力实现自己梦想的人,都确认自己成了失败的人。 然而,抑郁不是以上说的种种——它只是发生了,连当事人自己也控制不住地发生了,并且深刻地让我们感受到了孤独无力。 对个人来说,如果抑郁情绪是弥漫性、长期性的话,可能有抑郁性人格基础,与先天气质类型,人格成长与发展期的某些影响有关;也可能与当前遇到一些突发的创伤性事件有关。 他说,他曾经是大学社团的社交红人,如今常常不想出去见人,只想在家里宅着,看看剧。 不是有“抑郁”情绪就等于有了“抑郁症”,抑郁症有一系列科学的诊断标准,需要专业人士进行诊断。 她说:“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出在一个‘舒适的麻木’的状态中,周围一切都被我自动‘静音’了。 面对家人朋友的抑郁,很多人不是感同身受,首先想到的却是想“否认”,其次是“羞耻”,请医生赶快解决掉这个“问题”,赶快回复到出现问题之前。 从社会层面来说,这样的“自觉抑郁”的人群,已经成为一个今天社会生活中的一个典型人群。 自己要像大多数人一样,找一个门当户对的老公,不好也不坏,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变成养儿育女的中年妇女,日如一日,年复一年,她就觉得无趣无聊! 向你推荐壹心理团队特别研发的《走出抑郁,学会自我疗愈》课程,兼具医学和心理学专业资质的彭旭老师,将把他从业20余年,帮助7万余人走出心灵困境的经验总结在课程中,帮你摆脱抑郁。 其实,不如不要追求快乐,如果看起来它那么遥远的话。就像日剧《丈夫得了抑郁症》,妻子对丈夫说的: 不但周围的人,甚至抑郁者也会自己对自己说,“我不正常。”、“我需要赶快好起来!” 因为身体有病好像一台机器坏掉了,至少它是客观的;而人们往往把精神的我认为是自我本身,所以,精神世界不受控制,就有一种“我不像我,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的羞耻。 一艘无比“正确”的人生航船突然改变了预定好的航向,看起来意外,然而这可能是一场“酝酿已久”的逃亡。 其它时候,比如在洗澡的时候,会有一种无处不在的虚无感萦绕着我,每次我都感觉无能为力,只能静静等待,直到这种感觉消失。” 她不满意周围人的人生,她认为老一辈是没有自我的一群人,而同事们则是没有梦想的人,或者他们选择忘记梦想…… 只是当我们在这个社会中被告知应该“乐观”,应该积极,才是正确的,消极的情绪就被对“正常”的追求掩盖了,而也许当事人,曾经花了巨大的力气来维持这种正常。 了解那些放入潜意识的自我攻击,了解是什么那些让我们陷入长久悲伤,最终你会发觉更多面的自己。 他有一种严重的理想丧失感,与成功的神话相对,这种丧失感,叫做loser恐惧。 如果这叫“受益”,那就是抑郁如此深刻地连接到了无意识的自恋(非贬义),它将更多的关注收缩到了自身。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