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体育资讯台播报 >

深度-红牛失去德国芯的幕后 无利可图or投靠敌营

时间:2019-05-23

  “我从未和他握手,那完全是个错误,”劳达解释说,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到谈判中来。他自己,或者其他人,之后的谈判一直是非正式的,其实这桩交易已经濒临死亡。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劳达的设想,其实里面包含着更多的故事。

  马特西茨要求引擎合同持续五年,与其他的梅赛德斯客户--例如威廉姆斯车队--一样。谈判甚至已经触及引擎到底是贴牌阿斯顿马丁还是梅赛德斯这样的细节。

  2014年,沃尔夫已经在与迈凯轮的合作中有过痛苦的经历。在得知本田即将进入之后,随即就会调整给车队的信息。

  正如以前指出的那样,红牛希望将主要的合同先从谈判中分离出来,随后再谈商业合作的事宜,所以从他们的立场出发,推迟并不是主要的障碍。

  即便在意大利大奖赛结束之后,似乎红牛还没有丧失一切希望,显然伯尼很乐意看到这笔交易的达成。但是最后他们都明确收到了消息:“谢谢,但还是算了吧”,同时,与马诺车队的交易达成,并在10月1日进行了官宣。

  在谈判暂停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沃尔夫拜会了大众/奥迪集团的老板,马丁温特克恩。他们拥有共同的兴趣所在---DTM,当然F1的话题也涉及其中。

  我们没有改变看法。当事情开始时出现的一些带有确定性质表述的声明给人带来了迷惑,但随后没有什么改变,我们已经有了三支客户车队和一支厂队,这就是我们希望开展工作的架构。

  新浪体育讯几个月前,红牛车队普遍被认为已经与梅塞德斯就引擎供应达成了协议。但最终谈判搁浅,红牛现在可能因为无引擎可用而离开F1。是什么因素妨碍这桩交易呢?请听来自圈内人披露的内幕。

  红牛与梅赛德斯可能联姻的新闻首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英国大奖赛期间。那时尽管劳达一再否认存在任何关于此事讨论的传言,但《汽车运动》的记者获悉,在英国大奖赛的周末,红牛正式向劳达递交了一封信件,信中希望梅赛德斯向其提供引擎。而且这封信中只包含红牛车队,红牛二队不会要求梅赛德斯提供引擎。

  那个时候,红牛阵营内部仿佛已经将梅赛德斯收入囊中,劳达也非常乐观,他说“让我们一起干吧,让我们接受这个挑战”。

  赛季中期,看起来红牛的行动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在与雷诺闹得不可开交之后,红牛决定缩短与法国引擎厂商的合作年限,并转而向梅赛德斯求购引擎。但是经历了数周的谈判,梅赛德斯选择退出,红牛不得不再次寻觅合作伙伴。

  但红牛坚称,请求自从银石站之后就一直有效。很显然双方对劳达收到的信的解读是不同的。

  当汽车运动的记者在意大利询问梅赛德斯的CEO蔡澈这笔交易的前景时,他只能说,我没有收到正式的提供引擎的请求,所以我也没法向你们正式回应。

  “整个夏天我们都在分析事态的发展”,沃尔夫在俄罗斯大奖赛期间对记者表示,“我们试图理解红牛的处境,期望或者等待有一些反馈,最终当事情没有进展时,我们就决定将支持给予威廉姆斯和另外一支独立车队,而非红牛。”

  一切似乎都很完美。但存在两个问题。首先,为什么梅赛德斯要与一支主要的竞争对手车队合作,在使用同样引擎的情况下,红牛车队具备击败梅赛德斯车队的潜力。其次,红牛集团的老板马特西茨与梅赛德斯的关系向来一般,甚至并不融洽。客观来看,圈内绝大部分人都认为两家联姻是不可能的。但话又说回来,阿隆索重返迈凯轮也是出乎绝大多数人意料之外的。

  整起事件中的核心人物之一---梅赛德斯的领队沃尔夫在奥斯丁透露,七月底,红牛车队的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与他还有伯尼三人间进行了一次电话会议。沃尔夫的态度直截了当:“在雷诺没有正式通知我们(可以与红牛谈判)的前提下,我们不能行动,因为这将构成违约,所以我们不会那么做。在其他领域。梅赛德斯与雷诺有更广泛的合作,而不仅限于F1。我们在墨西哥有合资的工厂。

  上周在奥斯丁,美国大奖赛期间,尼基劳达向记者披露了红牛与梅赛德斯就引擎合作所进行的谈判的细节。具体摘编如下:

  那时梅赛德斯会对伯尼说,“瞧,我们已经提供了四支车队,为F1的贡献已经够多了,没有办法再应付第五支了”。

  他认为红牛的成功会事实上对对冲掉梅塞德斯近期所获得的成功。但他承认,如果梅赛德斯车队被击败,公司也会在其他地方受益。

  考虑到红牛这些年来一直试图将大众/奥迪拉进来,那么沃尔夫很容易联想到,五年长约对梅赛德斯存在风险,红牛可能会带着大量梅赛德斯引擎的信息跳到对手阵营中。

  在夏休结束之后的首场比赛,比利时大奖赛的那个周末,红牛的交易似乎仍然在谈判中,但是意大利大奖赛期间传出了一些消息。围场内的消息是这笔交易无法达成了。

  市场前景的吸引力让梅赛德斯集团分管市场业务的董事会成员Ola Kallenius准备与霍纳进行会面。

  “这很公平的,但为了接受(可能的失败),如果我们在F1的名声被毁了,我们想知道能够与他们分享多少全球范围内的利益?能够一起做什么,怎么做,收益如何?请红牛派一个人来和我们谈谈这些问题。”

  为了加速谈判进程,马特西茨还要求将商业合作的谈判从引擎合作谈判中分离出来。这类似于目前雷诺与红牛的状况,商业合作与引擎供应彼此关联,但又相互独立。

  尽管存在历史恩怨以及向竞争对手提供引擎的现实风险,但劳达的确对此事很有兴趣。这件事确实引起了劳达的兴趣。

  “他看了我很久,”劳达说,“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不喜欢梅赛德斯。这是他的权力,他可以这么做,这很正常。但这种情绪如果带入我们的合作,会产生负面的效果。后来他说,‘好吧,我试试’”。

  红牛的领队霍纳显然理解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他知道有可能在2016年便结束与雷诺的合同。在匈牙利大奖赛期间,他加速了合同的终结,比沃尔夫的预期更快。

  同时,在意大利大奖赛期间,汉密尔顿对媒体公开表示向红牛供应引擎并非明智之举。这是发给梅赛德斯董事会的信息?或者是汉密尔顿被授意释放这条信息?

  “我们还在谈的另外一点就是,如果我们向红牛提供引擎,那么在F1圈内我们的成功就会被矮化。”沃尔夫不无担忧地表示,因为他们一旦使用了我们的引擎,很大可能会获得成功。

  大众/奥迪的因素成为了后来左右事态发展的关键,不难相信,沃尔夫最终使得梅赛德斯董事会相信,与红牛车队合作的后果就是自家引擎的关键信息可能会被泄露给奥迪。这听起来不是一个好的计划,而且是其他的商业合作都不能弥补的,董事会的热情也迅速减退。

  换言之,梅赛德斯要求红牛也摆脱与雷诺的合同的束缚,然后才能谈引擎供应。而这对红牛来说是有风险的。

  有些细节仍然很模糊。因为只有参加七月份会议的极个别人掌握内情。只有马特西茨与劳达知道全部细节,知道那天到底谈成还是没谈成。而双方的分歧在于,马特西茨希望先达成引擎合同,再谈商业合作,但是就梅赛德斯而言,次序应该是倒过来的。

  阿斯顿-马丁与梅赛德斯有商业合作,还在与阿德里安-纽维合作一款跑车项目,而且阿斯顿-马丁公司的管理层先前曾经负责红牛/英菲尼迪的合作,这为阿斯顿马丁以赞助商的身份与红牛车队合作提供了一种模式。

  大型制造商总是力争避免卷入冲突。在这起事件中,梅赛德斯还要考虑与雷诺之间的商业合作关系。

  同时,另一件事情在发展,沃尔夫与马诺车队的谈判进展迅速,而且与马诺的谈判晚于与红牛的谈判。相比之下,与马诺合作的难度要远小于与红牛合作。

  确实曾经有猜测说沃尔夫释放了一些积极的噪声,并主动鼓励他的竞争投身F1----为何不把在DTM中上演的梅赛德斯与奥迪的争夺复制到F1中来呢?

  马特西茨亲自主导谈判,而且拟定了协议的框架,虽然尚在谈判早期,但那时候这位奥地利富豪相信最终能够谈下来。

  另外一种猜测认为,沃尔夫在这个问题上有私心,因为他个人持有威廉姆斯车队的股份,而一支强大的红牛对威廉姆斯而言不是好事。不过显然沃尔夫有效地阻止了这桩交易的达成。期初梅赛德斯的董事会很喜欢将自己的商标与红牛联系在一起的方案。这对商业的帮助是显而易见的,而且不仅仅是针对年轻的客户。

  但是,随着F1进入夏休,事情开始变得扑朔迷离。马特西茨开始度假,两位梅赛德斯的关键人物也离开了工作,进入假期。出于种种原因,Ola Kallenius未能与马特西茨会面。

  有一种观点认为,驾驭并击败一支向红牛这样的强队只会增加梅赛德斯在人们脑中的印象分:统治从公关的角度而言并不好。即便梅赛德斯车队被击败,赢家仍然是梅赛德斯引擎,劳达对此心知肚明。

  似乎一切都在进行。贴牌阿斯顿马丁的方案很早就被放弃了,对于梅赛德斯来说,未来的合作图景会更加广阔。

  “接下来讨论的是,如果我们提供引擎,我们就要在一起工作。我们提供引擎的目的是希望消费红牛的年轻客户能够驾驶奔驰A级车。我们愿意看到红牛与梅赛德斯之间的良好合作,这也是我们希望合作最终达到的目的”。

  一开始,梅赛德斯的领队沃尔夫并不乐见协议达成。因为在惊讶地能够驾驭红牛之后,梅赛德斯的团队要付出巨大的工作量去配合红牛进行底盘与空气动力学的修改。

  还有一个主要的障碍是,沃尔夫不愿意在红牛尚未与雷诺解约的情况便开始与前者进行谈判。

  在奥地利大奖赛期间,雷诺放风说红牛已经开始寻觅替代的引擎供应商。那么为何不从最好的引擎呢。于是红牛的内部讨论开始了。在某些阶段,阿斯顿-马丁的名字也被牵扯了进来。

  梅赛德斯给人留下的印象是,谈判并未进入很深的阶段,但红牛确实已经提前缩短了与雷诺的合同,这确实是沃尔夫的要求。但梅赛德斯却对此保持缄默,难怪乎,双方的关系会紧张到现在的程度。

  劳达与红牛的顾问赫尔穆特-马克尔有着很深的交情,但谈判是另外一回事。劳达同意正式与红牛车队展开谈判,据悉劳达得到了梅赛德斯董事会的授权,直接代表梅赛德斯的CEO蔡澈博士。这表明梅赛德斯非常重视这份合同。七月初,劳达飞赴奥地利萨尔茨堡与红牛老板马特西茨会面,商讨可能的引擎供应合同以及随之而来的包含商业合作与利益的事宜。梅赛德斯很愿意红牛车队的冠名中出现自己的名字,因为这会迎合年轻的客户,他们是奔驰A级车的目标客户群。在奥斯丁期间,劳达回忆到,“我与他会面是在谈判早期,距离现在差不多三个月了。我去见他的原因是非常了解他。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能够停止针对梅赛德斯的偏见,并客观地看待它吗?”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