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体育资讯p调查 >

8年法拉利生涯落幕 16年F1生涯待续 Kimi 愿你走出

时间:2019-05-18

  

8年法拉利生涯落幕 16年F1生涯待续 Kimi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别看莱科宁对媒体如此冷酷无情,但在车迷心目中,他可是最被备受推崇的那一位。

  33度高温,60度左右的赛道气温。法拉利车队却出现如此低级的失误,着实让车迷们感到有些不可理喻。除此之外,莱科宁第一次进站换胎时也出现了问题,5.1秒的时间,让对手拉大了距离。

  而他们爱情的结晶“肉饼”自然也成为了感情里最好的催化剂。明图有时候会带着罗宾一起来到现场为父亲加油,而罗宾也延续着莱科宁家族的优良传统——吃冰棍。在匈牙利站上,父亲在前面接受采访,儿子在背后吃着冰棍的场面,让车迷们大感暖心。

  纵使英雄迟暮,即将迈入不惑之年的莱科宁依旧选择在明年继续驾驶赛车。索伯车队,将成为了他生涯中的最后一站。

  冷酷外表下,有些可爱举动更是带给车迷们一种“反差萌”的感觉。梦龙与Kimi的故事,已经成为了“冰人”身上逃不开的梗。

  但即便如此,车队给他的支持实在有些称不上“到位”。在2018年的匈牙利站中,当比赛进行到第13圈时,一段来自Team Radio的对话听得让人心疼。莱科宁向车队表示自己的饮水系统出现故障,得到的回复竟然是一句“You will not have a drink.”

  不过,天才自然不会被质疑所压垮。莱科宁不仅在赛季开赛前获得了F1超级驾照,还在自己的大奖赛首秀中以第六名的成绩完赛拿到1个积分。赛季结束后,他更是在四站比赛中获得积分,帮助索伯车队在积分榜上排在第四,刷新了队史最佳战绩。他的天赋没有辜负老板皮特·索伯的期望,震惊了F1世界,批评者们也渐渐销声匿迹。

  在赛车里沉着冷静,出了驾驶舱的莱科宁却和大家一样十分贪睡...一件轶事是迈凯轮的技师曾发现莱科宁在赛道的水泥隔离带上睡觉,那天太阳还很大。

  赛场之外的Kimi更是一改冷酷形象。“我爱上Kimi,就是因为他非常体贴,非常照顾他所爱的人。这跟他在公众里的形象完全不同,”明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跳过F3与F3000方程式,直接进入F1的经历本身就显得有些“开挂”,而到了F1的第二个赛季,芬兰同胞哈基宁更是将莱科宁当作自己的接班人推荐给了迈凯伦车队。在迈凯伦度过了5年时光过后,2007年他又来到了法拉利,接替退役的舒马赫。一切看上去都显得如此顺利,水到渠成,但每段经历的背后,许多辛酸往事也不是秘密。

  在随后公布的Team Radio中,Kimi在语音中声称自己已经尝试了所有的方法,但也只能换来法拉利工程师无奈的一句“Its over.”

  身披红色战袍的这段时间,成为了莱科宁的生涯巅峰。2007年莱科宁为法拉利赢得车手冠军,这是他唯一的F1车手冠军,也是法拉利到现在最后一个F1车手冠军。然而到了2008年,莱科宁在赛场上遇到了各种意外事故,成绩下滑。彼时的场外也出现了一桩大事:西班牙桑坦德银行开始与法拉利接触,打算撤资迈凯轮赞助法拉利。有赞助是好事,但对方提出的条件再度证实了F1不是一个单纯的赛车世界——让阿隆索成为法拉利一号车手。

  当然提到Kimi,“Bwoah”更是不得不提的口头禅了。这个词甚至成为了网络热词,还引来了网友们帮忙计数。

  然而,更让许多车迷意想不到的是,由于赛车电气机械故障,“冰人”莱科宁法拉利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以退赛告终。

  时常带着墨镜接受采访的冰人,往往给记者带来一种距离感和压迫感。除此之外,在受访时,他的言辞堪比篮球场上的波波维奇——简明扼要,你却无法还击。

  在WRC的这两三年,对莱科宁而言更像是散心。依旧对驾驶抱有热爱的他,在2012年重新回归F1的世界,并在2014年回到了法拉利。成熟许多的他渐渐对人情世故,场外因素有了更深的感悟。虽然法拉利对外界宣称没有一二号车手之分,但芬兰人内心深知自己的角色已经过渡为了“绿叶”。

  这个故事来源于09年马来西亚大奖赛,当比赛进行到第22圈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又跑了10圈后由于雨势太大,赛会挥舞红旗暂停比赛,所有车手回到了发车直道。就在其他车手呆在车里等待着随时可能重启的比赛时,莱科宁却跑回了维修区,打开冰柜,拿了根梦龙雪糕吃了起来...

  如果要多说一个原因的话,索伯车队基地离他在瑞士的家很近,已为人父的莱科宁已经厌倦了到处旅行。

  对于媒体而言,“冰人”的冷漠更是经常切身体会了。称莱科宁为媒体杀手,可一点儿都不为过。

  此外,沉默寡言的他却十分热衷于唱歌,在芬兰开了一家KTV...喜欢喝酒,便在2015年时推出了冰人品牌的啤酒。

  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即便在芬兰“冰人”身上,这句话也照样灵验——明图·维塔宁成为了打开莱科宁心扉的重要女人。

  因此,沉默寡言的芬兰“冰人”往往在接受采访时惜字如金。“我在F1不是为了说话,是为了赛车。”这是他对于这项职业的见解。即便偶尔喝酒被媒体指责批评,他也并不在乎。“我也是个普通年轻人,我也有我的生活,我不知道这有什么问题”,“我的工作不是让每个人都满意,我对自己很满意,这就够了。”

  此外,与车迷的暖心故事更是吸粉无数。去年F1西班牙站上,现场摄像机拍摄到看台上一位小车迷因为莱科宁退赛而哭泣的镜头。没过多久,法拉利车队便邀请了这位小车迷来到维修站内,与自己的偶像来了次近距离接触,得到莱科宁签名的帽子又合完影后,小朋友脸上已经重新绽放了笑容。

  在接受米兰体育报的专访时,莱科宁对于这段相遇依旧记忆深刻。“我第一次遇到她是在一次几个人聚会的场合。我们开始开玩笑,我让她笑了,然后我们开始交谈,故事就从那里开始的。”原本,明图以为这场聚会只是人生中一段新鲜有趣的经历,但莱科宁的主动和认真让她震惊了她。

  “人们总是抱怨说‘F1没想象中那么令人热血沸腾’,‘F1不该是这个样子’,或者类似‘为什么人们对F1不感兴趣?’。但说实话,我认为媒体废话真的太多了,如果没有这些废线的环境会好得多。他们制造了这么多废线。”

  “Kimi对他人一直很防范,他总是在观察别人是否真诚,”明图透露,“但最后我们彼此之间建立起了信任。去年五月他要求我结束工作并搬到瑞士和他一起生活以便照顾我。对Kimi而言,家庭优先于其他任何事情。”

  阿隆索告别F1,莱科宁告别法拉利,里卡多则告别红牛。这样的环境,让无数车迷心生感慨与不舍。

  对于车手,丹尼斯则干涉得更多:私人时间怎么安排,面对媒体怎么说话...他一律插手。作为一个自我意识很强的人,莱科宁自然无法接受这种办事风格,这也使得之后面对续约问题时,感受到不信任的芬兰人毅然决定加盟法拉利。

  作为自己F1生涯的起点,索伯车队对于莱科宁的提拔在外界看来甚至有些荒唐。要知道在进入F1的世界之前,莱科宁从未参加过F3和F3000比赛,仅仅凭借着自己在英国雷诺方程式比赛中的统治级表现(赛季10场比赛中获胜7场),他得到了索伯车队老板皮特·索伯的赏识——在2000年9月,皮特给了莱科宁一个来索伯车队试车的机会。

  当比赛进入到第七圈时,Kimi的赛车突然失去了动力,停在了终点线附近,眼睁睁看着一辆辆赛车从自己身旁超过。这样的局面,让Kimi倍感无奈,他多次想“唤醒”这辆沉睡的法拉利,但都事与愿违。“在回到直道时,我感觉我正在丢失动力,过了没多久一切全都关闭了。”

  但当她第一次去到F1现场时,工作环境下的Kimi又让她格外震惊,“Kimi看上去变得非常冷漠和有距离感,他只是非常快地说了一句Hi。我当时的感觉有点懵,发生什么了?”当然,比赛结束过后,Kimi又再度变回了那个暖心顾家的男人。

  早在9月份的时候,法拉利便宣布了莱科宁年底离队的消息。出乎许多车迷意料的是,这并非他职业生涯的终点——索伯车队随即官宣莱科宁将于明年加盟,再征战两年。回到梦开始的地方,享受最后这段职业旅程,或许是莱科宁最好的归宿。

  不惑之年,荣誉之于莱科宁或许已经不再重要——对驾驶的热爱,享受其中的乐趣成为了他重归索伯的原因。

  8年跃马生涯,以这样的方式落幕,对于莱科宁而言,无疑有些遗憾和失望。但在这个年度,他时隔5年再度赢得了分站赛冠军,同时获得3次分站亚军,8次分站季军。即便四度退赛,芬兰人依旧成为了年度车手季军得主。

  当米兰体育报向莱科宁发出这样的疑问时,芬兰人却一点也不犹豫。“为什么呢?我的本意是努力帮助他们变得更好,并寻找乐趣。在索伯车队我可以更专注于我真正热爱的东西:驾驶赛车。”

  在明图的影响下,冷漠的“冰人”仿佛也渐渐融化。他不仅开了INS账号,更是时常分享自己生活中的点滴。

  同时在这8年时光中,莱科宁一共登上了领奖台52次,拿到了10个分站赛冠军,23次刷新最快圈速,共获得了1080个积分。

  法拉利的态度转变,让莱科宁有些心灰意冷。2009年,芬兰人宣布离开F1转战WRC。

  一天,电话铃响了,话筒对面传来了莱科宁的声音。“Kimi邀请我再去他的屋子里做客。我问他谁会一同前往,Kimi回复说:只有你。”就这样,双方顺理成章地陷入爱河。当时的明图还是名空姐,但当她在2014年春天完成了最后一趟航班工作后,自此她全身心地跟随着Kimi到处比赛并支持着他。

  除了肉饼,两人在去年5月还迎来了女儿Rianna的诞生。儿女双全的Kimi自然十分开心,从“冰人”变暖男,莱科宁立志成为一名更好的父亲。

  类似的人为失误,在今年的巴林大奖赛中又再度上演。本有机会争夺冠军的芬兰人,在第二次进站换胎时出现意外。由于绿灯给得太早,莱科宁在左后胎还没有完全更换的情况下,就快速启动,撞倒了一名技师,导致后者腿部严重受伤。这也让莱科宁在维修区遗憾退赛。

  “我想要感谢所有法拉利车迷,他们给予了很多支持。我们一起走过了美好和糟糕的时光。当然,我们想要更好的结局,但这就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我们将会一直记得,共同赢得年度车手冠军和两次年度车队冠军的美好回忆。”

  芬兰车迷甚至还为他制作了一道横幅,上面写着“KIMI FOR PRESIDENT”,同时更自创了一曲颇为魔性的Kimi当总统之歌。

  当莱科宁参加了在赫雷斯赛道和加泰罗尼亚赛道的试车之后,索伯随即与他签约,参加2001赛季的比赛。如此快的蹿升速度引来了许多非议,批评者们宣称这样一个仅仅参加过23场方程式比赛的菜鸟车手很难得到F1超级执照。加拿大车手维伦纽夫甚至声称让这样的菜鸟开F1是对赛场上其他车手的威胁。

  在迈凯伦的五年,莱科宁是当之无愧的一号车手。然而,由于性格问题,他与老板丹尼斯的相处出现了许多分歧。作为一名集权型老板,丹尼斯要求车队上下都得按照他喜欢的方式进行工作。F1传奇设计师纽维酷爱用图纸而非电脑设计赛车,丹尼斯对此感到十分费解和嫌弃,这也使得纽维在2006年转投红牛车队。

  除此之外,在莱科宁的指导下,肉饼已经玩起了赛车电脑游戏。下一代车王的养成之路,或许已经开始了。

  尽管芬兰人在索伯车队只呆了短暂的一年,但作为梦想的起点,索伯车队给他的未来带来了无限可能。

  在F1的世界里,芬兰“冰人”的称号可谓是家喻户晓了。这样称呼莱科宁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芬兰作为一个冰雪国度,常年冰冷,另一方面则在于他的内在的确“十分冰冷”。超出常人的冷静和镇定,始终对外界无动于衷的冷酷与寡言,都带给人一种如冰般的冷漠感。

  安静的气质自然也十分难得。前面提到了这些年莱科宁在法拉利经历的种种不公,但惜字如金的“冰人”却鲜有发声,专注于自己身上,不怪罪于他人。甚至,有时候粉丝都会主动为他发声——此前,超过2万名莱科宁的粉丝签署了一份在线请愿书,敦促法拉利再留莱科宁一年,而不是用新秀勒克莱尔取代他。

  “我儿子喜欢挂在我腿上。当你不得不说,‘好吧,爸爸在两周内会回家’时,你会感觉旅行实在令人讨厌。”

  面对媒体的质疑,他更是不含糊其辞,直接开怼。去年,马来西亚站和日本站赛前,媒体认为梅奔车队机会最大,莱科宁却给出了极为自信的回忆。“你们(媒体)总是认为我们很难赢得胜利,但我们并不这样觉得。”同时,在今年接受采访时,他更是炮轰媒体,认为如今的媒体有着太多的“废话”和“胡说八道”,损害了F1世界。

  面对离别,赛后接受采访的Kimi更表示自己会永远记得与法拉利在一起的日子。

  “听亲戚说,肉饼简直跟小时候的Kimi一模一样。小朋友收到了一辆迷你的四轮越野车作为两岁的生日礼物,而他的父亲是在三岁的时候开始骑越野摩托的。”谈到儿子时,明图笑着说道。

  F1不是一个单纯的世界,充满政治、利益纠纷,车手想混得好只拥有驾驶技术往往是不够的。

  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车队指令更是车手们躲不过的一道坎。不论是去年在摩纳哥召回领先的莱科宁进站,让维特尔摘冠,亦或是今年德国站,明确下达让车指令,芬兰人在法拉利的境遇实在让车迷感到有些唏嘘。

  车技自然是吸引车迷的重要原因,Kimi的跑法吸粉,干净且犀利。2005年日本铃鹿最后一圈超车领跑的费斯切拉,便是最能体现这一点的镜头之一了。

  当然,Kimi的高人气还不局限于F1的世界,林志颖、林俊杰等人也是他的粉丝。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