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体育资讯p调查 >

试驾玛莎拉蒂把三只猛兽放进了上海F1赛道

时间:2019-05-17

  喝下第一口的Segafredo,倾听Panerai锁扣轻巧而魅惑的啪嗒之后,美妙绝伦的的一天正在启程。但在Perfect Day开始之前,我却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意式难题”,地库中停着三台蓄势待发的Maserati,到底该选择哪一头野兽让其出笼呢? 为了得出这个究极宇宙问题的答案,我将它们带到了上海F1赛车场,毕竟说得再多不如下一次赛道。当然这并不是一次全赛道的驾驶,而是更流行的全长为3.3公里的CTCC赛道,去掉15号和16号两个弯角和它们之间的距离最大的长直道,最高设计时速为280公里/小时,预计单圈完成时间在2分30秒。 随后臀下的座驾变成了玛莎拉蒂的旗舰轿车Quattroporte总裁,说实话开之前我对玛莎拉蒂官方给到资料中的“世界上换挡速度最快的8速自动变速箱”这个描述充满着疑问。而且我个人对车长接近5米3的“大车”也没什么特别期待,因为在预设观点中,它们开起来都是初生肚腩中年人的味道:拖沓油腻软绵绵,无力松弛昏昏睡。但Quattroporte在赛道上的表现则让我完全改观:筋肉明显的动力调校风格,比寂寞更快的换挡速度,预测时机恰当的换挡逻辑以及峻美的整体感,当然祖传的声浪也没有缺席。一切分散的元素经由玛莎拉蒂工程师的调配后,成为了最为精妙的一道正餐。如果将实际配置和品牌效应一同计算进来的话,这道看似价值不菲的正餐实际上物超所值,不信你把它的对手开进上赛试试? 在正式开始催逼极限之前,先来认识下今天的三位主角:新款Ghibli轿车、旗舰Quattroporte总裁和首款SUV车型Levante。具体动力数据各位都可以轻松查阅,在此就不浪费篇幅赘述,让我们直接进入动态驾驶正题。 短短三圈中,我几乎犯下了赛道上所有改犯的错误:方向打得太早,刹车点太晚,理想路线没有循迹,但Ghibli却用自身的能力将这些错误所造成的后果控制在了最小的范围内,我没有办法在如此短暂的试驾中给出全面的评测,但源自心底的驾驭机械的原始冲动直到第二天凌晨依旧“困扰”着我,这就是玛莎拉蒂令人无可忘怀的“原罪”之一吧。 最后是首款SUV车型Levante。谈起SUV和OFF ROAD,我内心是有些恐惧的,因为在部分的驾驶经验实在贫瘠,毕竟赛道和越野只能选一个而专精之。好在Levante并没有让我产生混乱,只需要一键打开OFF ROAD模式,瞄准方向稳住油门,就可以轻松通过驼峰、双边滑轮和交叉轴。虽然现场没有上山下水走烂路,但Levante的实力对付这些场景绝不在话下。 初次见面的Ghibli并没有给我任何熟悉的机会,敏锐的油门前端调校不断地诱使我踩得再狠一点,再深一点,即便如此,它却在四条轮胎的协助下毫无费力地紧贴地面,从不将刺破底盘和轮胎极限的危险信号传递给我。转向手感也并没有想象中的沉重不已,西里奇达到连续第二个女王杯决赛反倒是清晰而带一些回甘。 在一个上午试驾了玛莎拉蒂的三只猛兽后,文章开始时提出的问题变得更加难以回答,我中意Ghibli的灵动细巧,渴望与它相伴逼近极限;但王者之气逼人的Quattroporte不容分说地用它的全能拉回我的视线;正当我决意坐进Quattroporte的驾驶舱时,一旁的Levante微笑着说:今天周五,晚上去郊区露营看星星吧…… 喝下第一口的Segafredo,倾听Panerai锁扣轻巧而魅惑的啪嗒之后,美妙绝伦的的一天正在启程。但在Perfect Day开始之前,我却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意式难题”,地库中停着三台蓄势待发的 看着三台静静置于上赛场中央的玛莎拉蒂,我仿佛亲吻到了1914年12月1日成立于意大利博洛尼亚的玛莎拉蒂基因中的运动特质,也听见了卡罗在驾驶着自己设计的单气缸发动机自行车在拉力赛上所向披靡时的震耳欢呼。我们再没有机会重回1926年Tipo 26下线时的工坊,也没有和Tipo 107一同享受世界上最快四门轿车的专属荣耀。但这些并不遗憾,因为当下的玛莎拉蒂,正在展现着辉煌。 首先是Ghibli轿车:出现在上赛的Ghibli轿车有三个套装版本,分别是偏向豪华特性的GranLusso、偏向运动感的GranSport和标准版素车。事实上,虽然三个套装从外观和内饰上可以清楚地看出差别,但实际开起来的味道并没有天壤地别:无数人心驰神往的排气声浪加上噼啪的回火响动让Ghibli在Pit Lane后的1号弯就开始展现意大利人喜爱炫技的天性。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