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体育资讯nba >

新总裁要把F1办成“超级碗”

时间:2019-05-24

  据“欧洲体育台”网站报道,随着美国自由传媒集团以80亿美元入主F1公司,在过去40多年间执掌F1的伯尼于1月底被赶下总裁宝座,继任者是曾担任21世纪福克斯公司执行副主席的蔡斯·凯利。86岁的伯尼仅保留“名誉主席”的头衔。

  单纯用声音衡量F1比赛是否精彩或许有些简单化,但不可否认,涡轮增压引擎的低沉声音取代了往日V8引擎的尖锐轰鸣后,偌大的赛车场就显得缺乏激情,甚至有些死气沉沉,现场观众对比赛的参与度大大降低,遑论电视前的观众。

  好在F1意识到了这一改变的弊端,于2015年5月决定,从2017赛季开始恢复赛中加油规则。

  F1近些年在商业推广上的裹足不前,与其观赏性的下降有很大关系。马来西亚《星报》去年10月报道称,由于亚洲地区举办F1赛事的国家增多,以及该赛事观赏性的下降,2016年10月的马来西亚站门票销售只完成了55%到60%,同时电视收视率也降到“历史最低”。F1马来西亚站承办地雪邦赛车场的CEO艾哈迈德·拉兹兰甚至表示,虽然雪邦赛道的合同期是到2018年,但他们会和股东探讨是否要终止承办这项赛事。

  在新总裁凯利看来,要改变这一状况,需要将F1的每个分站赛办成“类似‘超级碗’的备受期待的比赛”,并创建和发布相关数字内容。凯利在接受BBC采访时明确表示,要为这项运动创立一个休闲的粉丝群,扩大市场影响力和关注度。他很务实地将这一改革的时间表定为2020年,而非今年。

  到了2014年,F1赛车改用V6涡轮增压引擎。这样的改变主要是出于环保考虑,可据《米兰体育报》报道,这一年,法拉利车队的V6涡轮增压引擎工作时的噪音只有103分贝,基本相当于闹市区车流的分贝数。一些网球女运动员比赛时的嘶吼声都能轻松超越这个数字,比如,俄罗斯的玛利亚·莎拉波娃击球时吼叫声可达105分贝,葡萄牙的米切尔·德布里托的“狮子吼”更是高达110分贝……

  在新总裁凯利看来,伯尼遭人诟病的地方并非个人财富,而是过去几年未能带领F1在商业推广上有所作为。据美国“motorsport”网站报道,凯利在被任命为F1新总裁后,对伯尼有过非常直接的评价:“这项运动过去四五年在商业上没有增长,这一点我们有深切感触。我们需要建立新的管理结构来推动F1发展,与商业伙伴加大合作,保证F1是为车迷服务的……伯尼是F1名誉主席,但他无法再管理这项运动。”

  红牛车队经理克里斯蒂安·霍纳则认为,F1需要大变革,要放弃目前的引擎:“让引擎音量重新变大,这是F1的根本……我们应该尝试让F1重新变成单纯的娱乐,而这娱乐的一部分就是引擎。”

  “美国的所有赛事都有暂停时间,因为美国观众不能一直保持专注。他们看电视15分钟后就得起来做点别的事情,现在任何地方的观众都是如此。”伯尼对英国《泰晤士报》说道,“两个40分钟的比赛,中间有40分钟的休息,车手们可以接受采访,赛车可以被调整,这样会更吸引人,也吸引电视转播和赞助商投放广告。”

  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故,让F1自2010赛季起取消了赛中加油。不过这一改变引发了很多业内人士和车迷的批评,认为虽然车手进站所需的时间大大缩减,但比赛变得乏味。因为加油和换胎共同组成了车队的战术,而在围绕装载多少油量进行的较量消失后,车队在战术上的丰富性就大打折扣,观赏性也自然降低。

  需要改进的还有引擎。据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报道,现在的F1赛事“太安静了”,在2006年之前,F1的V10引擎轰鸣声高达160分贝,比波音飞机还要响。即便在2006年改用V8引擎,分贝数也只是稍稍降低,轰鸣的声浪依然能让观众的肾上腺素飙升。

  “伯尼的离开可能是好事。这项赛事要作为一场秀来经营,而非只是让已经非常富有的人变得更富有。”日前,英国广播公司(BBC)知名汽车节目《最高档》前主持人杰里米·克拉克森,在谈论伯尼·埃克莱斯顿卸去F1公司总裁一职时直白地表示。

  因在过去几年未能带领F1(一级方程式赛车)在商业推广上有所作为,担任F1总裁40多年的英国人伯尼·埃克莱斯顿,于不久前被新东家美国自由传媒集团撤换,F1这项观赏性日渐下降的“全球最昂贵体育运动”,也迎来了“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新机遇。

  这些年来,F1也想过一些招数来解决上述问题。比如伯尼曾在2011年建议在比赛中引进人工洒水,以提高比赛的观赏性。在卸任之前,他有过要把接近两小时的正赛拆分成两节的想法,类似于NBA比赛,目的是挽留电视前注意力不再集中的观众。

  “伯尼的离开可能是好事。这项赛事要作为一场秀来经营,而非只是让已经非常富有的人变得更富有。”日前,英国广播公司(BBC)知名汽车节目《最高档》前主持人杰里米·克拉克森,在谈论伯尼·埃克莱斯顿卸去F1公司总裁一职时直白地表示。

  曾在F1多支车队任职的罗斯·布朗于1月底被任命为F1公司的经理。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我认为车迷想看的是竞争,但现在我们没有太多竞争。”

  红牛车队经理克里斯蒂安·霍纳则认为,F1需要大变革,要放弃目前的引擎:“让引擎音量重新变大,这是F1的根本……我们应该尝试让F1重新变成单纯的娱乐,而这娱乐的一部分就是引擎。”

  英国《Autosport》杂志称,当初F1取消赛中加油规则给出的理由是安全。如在1994年7月的德国站,贝纳通车队(雷诺车队前身)的乔斯·维斯塔潘进站加油时,因油路系统存在违规设计,汽油喷洒到高温的赛车上后立即起火,维斯塔潘和车队的几名工作人员被烧伤。2004年9月,意大利站,米纳尔迪车队的加油工因操作失误引燃了赛车,好在工作人员将火及时扑灭。此前一年的奥地利站,车王舒马赫在第二次进站加油时发生了赛车起火事故,不过车王处变不惊,最终夺得那一站的冠军。

  然而,问题的核心不在于比赛的形式,而在于内容。目前的F1比赛缺乏竞争性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前几年的红牛车队还是如今的梅赛德斯-奔驰车队,都是一家独大。规则上的小修小补,无法从根本上扭转局面。

  英国《Autosport》杂志称,当初F1取消赛中加油规则给出的理由是安全。如在1994年7月的德国站,贝纳通车队(雷诺车队前身)的乔斯·维斯塔潘进站加油时,因油路系统存在违规设计,汽油喷洒到高温的赛车上后立即起火,维斯塔潘和车队的几名工作人员被烧伤。2004年9月,意大利站,米纳尔迪车队的加油工因操作失误引燃了赛车,好在工作人员将火及时扑灭。此前一年的奥地利站,车王舒马赫在第二次进站加油时发生了赛车起火事故,不过车王处变不惊,最终夺得那一站的冠军。

  “美国的所有赛事都有暂停时间,因为美国观众不能一直保持专注。他们看电视15分钟后就得起来做点别的事情,现在任何地方的观众都是如此。”伯尼对英国《泰晤士报》说道,“两个40分钟的比赛,中间有40分钟的休息,车手们可以接受采访,赛车可以被调整,这样会更吸引人,也吸引电视转播和赞助商投放广告。”

  因在过去几年未能带领F1(一级方程式赛车)在商业推广上有所作为,担任F1总裁40多年的英国人伯尼·埃克莱斯顿,于不久前被新东家美国自由传媒集团撤换,F1这项观赏性日渐下降的“全球最昂贵体育运动”,也迎来了“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新机遇。

  单纯用声音衡量F1比赛是否精彩或许有些简单化,但不可否认,涡轮增压引擎的低沉声音取代了往日V8引擎的尖锐轰鸣后,偌大的赛车场就显得缺乏激情,甚至有些死气沉沉,现场观众对比赛的参与度大大降低,遑论电视前的观众。

  然而,问题的核心不在于比赛的形式,而在于内容。目前的F1比赛缺乏竞争性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前几年的红牛车队还是如今的梅赛德斯-奔驰车队,都是一家独大。规则上的小修小补,无法从根本上扭转局面。

  需要改进的还有引擎。据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报道,现在的F1赛事“太安静了”,在2006年之前,F1的V10引擎轰鸣声高达160分贝,比波音飞机还要响。即便在2006年改用V8引擎,分贝数也只是稍稍降低,轰鸣的声浪依然能让观众的肾上腺素飙升。

  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故,让F1自2010赛季起取消了赛中加油。不过这一改变引发了很多业内人士和车迷的批评,认为虽然车手进站所需的时间大大缩减,但比赛变得乏味。因为加油和换胎共同组成了车队的战术,而在围绕装载多少油量进行的较量消失后,车队在战术上的丰富性就大打折扣,观赏性也自然降低。

  在新总裁凯利看来,要改变这一状况,需要将F1的每个分站赛办成“类似‘超级碗’的备受期待的比赛”,并创建和发布相关数字内容。凯利在接受BBC采访时明确表示,要为这项运动创立一个休闲的粉丝群,扩大市场影响力和关注度。他很务实地将这一改革的时间表定为2020年,而非今年。

  F1近些年在商业推广上的裹足不前,与其观赏性的下降有很大关系。马来西亚《星报》去年10月报道称,由于亚洲地区举办F1赛事的国家增多,以及该赛事观赏性的下降,2016年10月的马来西亚站门票销售只完成了55%到60%,同时电视收视率也降到“历史最低”。F1马来西亚站承办地雪邦赛车场的CEO艾哈迈德·拉兹兰甚至表示,虽然雪邦赛道的合同期是到2018年,但他们会和股东探讨是否要终止承办这项赛事。

  任职期间,伯尼在将F1成功打造为全球最昂贵体育运动的同时,也为自己积累了巨额财富。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总资产高达24.8亿英镑,比英国女王还要富有。这便是克拉克森提到“让已经非常富有的人变得更加富有”的原因。

  在新总裁凯利看来,伯尼遭人诟病的地方并非个人财富,而是过去几年未能带领F1在商业推广上有所作为。据美国“motorsport”网站报道,凯利在被任命为F1新总裁后,对伯尼有过非常直接的评价:“这项运动过去四五年在商业上没有增长,这一点我们有深切感触。我们需要建立新的管理结构来推动F1发展,与商业伙伴加大合作,保证F1是为车迷服务的……伯尼是F1名誉主席,但他无法再管理这项运动。”

  据“欧洲体育台”网站报道,随着美国自由传媒集团以80亿美元入主F1公司,在过去40多年间执掌F1的伯尼于1月底被赶下总裁宝座,继任者是曾担任21世纪福克斯公司执行副主席的蔡斯·凯利。86岁的伯尼仅保留“名誉主席”的头衔。

  此外,赛车的速度越来越慢,车手和车队的战术受到过多比赛规则的束缚,以及强弱过于分明,超车现象减少等,也让很多车迷,尤其是喜欢刺激与反传统的年轻车迷对F1说“拜拜”。

  此外,赛车的速度越来越慢,车手和车队的战术受到过多比赛规则的束缚,以及强弱过于分明,超车现象减少等,也让很多车迷,尤其是喜欢刺激与反传统的年轻车迷对F1说“拜拜”。

  曾在F1多支车队任职的罗斯·布朗于1月底被任命为F1公司的经理。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我认为车迷想看的是竞争,但现在我们没有太多竞争。”

  这些年来,F1也想过一些招数来解决上述问题。比如伯尼曾在2011年建议在比赛中引进人工洒水,以提高比赛的观赏性。在卸任之前,他有过要把接近两小时的正赛拆分成两节的想法,类似于NBA比赛,目的是挽留电视前注意力不再集中的观众。

  任职期间,伯尼在将F1成功打造为全球最昂贵体育运动的同时,也为自己积累了巨额财富。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总资产高达24.8亿英镑,比英国女王还要富有。这便是克拉克森提到“让已经非常富有的人变得更加富有”的原因。

  到了2014年,F1赛车改用V6涡轮增压引擎。这样的改变主要是出于环保考虑,可据《米兰体育报》报道,这一年,法拉利车队的V6涡轮增压引擎工作时的噪音只有103分贝,基本相当于闹市区车流的分贝数。一些网球女运动员比赛时的嘶吼声都能轻松超越这个数字,比如,俄罗斯的玛利亚·莎拉波娃击球时吼叫声可达105分贝,葡萄牙的米切尔·德布里托的“狮子吼”更是高达110分贝……

  好在F1意识到了这一改变的弊端,于2015年5月决定,从2017赛季开始恢复赛中加油规则。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