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一点资讯】 >

塞纳普罗斯特是坏榜样 不择手段的车王不鲜见

时间:2019-09-03

  

塞纳普罗斯特是坏榜样 不择手段的车王不鲜见

  舒马赫引人注目,但舒马赫其实并不算生在一个争霸最不择手段的时代。1997年,舒马赫在赫雷斯故意撞击维伦纽夫,被罚掉车手年度亚军。赛后他自我检讨道,当年自己也是看着塞纳等人的比赛成长的。他们将对手撞出赛道从而获胜等行为,后来给自己带来了错误的运动理念。

  有他,就没有我

  1994年塞纳命殒伊莫拉后,普罗斯特尽弃前嫌,向这个一生的“敌人”,表达了深重的哀悼和尊敬。在塞纳的葬礼上,抬棺人之一,就是普罗斯特。作者:晨报记者陆维皓

  没错,被公认为F1黄金岁月的上世纪80年代,其实也是“车王争霸”黑镜头最为层出不穷的时光。皮盖特、塞纳、曼塞尔、普罗斯特等群星闪耀,制造了后世难以复制的争雄盛事。但这四名巨星之间几乎只有敌人。在1986-1994的将近10年间,他们在F1当中演出的一幕幕剧情,让整个世界都为之瞠目。

  撞掉对手拿冠军

  1985年,弗兰克·威廉姆斯引进了当时正在升起的英国车手曼塞尔。加上皮盖特的超凡实力,威廉姆斯车队在1986年被公认为“梦之队”。然而弗兰克·威廉姆斯没有想到,这个组合却是一段噩梦的开始。皮盖特和曼塞尔打一碰面就开始互相讨厌,整个1986赛季,两个都想得车手总冠军的车手,完全是在一场内耗式的“车王争霸”中度过的。皮盖特都在“谴责”车队偏心,在公开场合“问候”曼塞尔的妻子,并且称曼塞尔是个“没文化的榆木脑袋”。曼塞尔获悉后也不示弱,对记者说:“皮盖特就是那么个猥琐的男人。”两人内耗导致威廉姆斯实力大损,法国人普罗斯特乘虚而入,拿下了他的第二个年度总冠军。

  不过塞纳的更衣室故事还没完。1988年,他来到迈凯轮的第一个赛季,就在休息室里跟队友普罗斯特干了一仗。葡萄牙站,身为队友,塞纳却完全把普罗斯特当作竞争对手,在超车时将其往内道的水泥墙上猛挤。虽然普罗斯特最终夺冠,但比赛一结束,两人便在更衣室里破口对骂。

  在1980年代初,巴西人皮盖特被公认为整个F1世界的天才车手。他曾经向新闻记者坦承,自己其实是个懒汉,但为了赢得F1冠军,他还是“愿意付出一些努力”。1981年和1983年,在两次夺得年度车手总冠军后,厌倦旅途劳累的皮盖特一度想要退役。不过F1元老尼基·劳达启发他,可以买一架直升飞机,他才打消了离开的年头。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1986-1994年的这组“车王争霸”黑镜头,最终总算有了一个君子式的结尾。但这是以塞纳的生命作为代价的。

  1980年代后期,F1世界的一些老板,很热衷于组建两名“车王”级选手搭档的“梦之队”,迈凯轮车队的罗恩·丹尼斯就是其中之一。1987年,时任迈凯轮头号车手的普罗斯特向丹尼斯建议:买进塞纳,组建一支梦幻车队。

  “榆木脑袋”与“猥琐男”

  1989年,两人在倒数第二站日本展开决斗。当时塞纳59:76落后,必须在日本“全歼”普罗斯特才有希望。比赛开始依旧是普罗斯特领先,但塞纳竟然敢以280公里的时速过弯,一路狂追普罗斯特。到了第47圈,塞纳终于找到超车机会,而时速220公里的“教授”普罗斯特,却不惜一切代价“关门”,最后两人车轮搅在一起,双双滑出赛道。普罗斯特从碎片中爬出,宣布退赛。而塞纳更神,他居然还让安全人员帮忙将车推回赛道,开着没有前悬挂的赛车,完成了比赛并拿下冠军。不过赛后国际汽联裁定:塞纳在“非法地点”依靠帮助重返赛道,成绩无效,普罗斯特拿下1989年度总冠军。事后普罗斯特立即宣布:下赛季转会法拉利。

  回到休息室,塞纳和曼塞尔再度狭路相逢。曼塞尔怒不可遏,上去一把就掐住了塞纳的脖子。两人短暂拳脚对决之后,就被维修区里的其他人拉开。F1毕竟不同于低级别赛事,两位“车王”级人物在更衣室里打架,更是极其丢脸之事。事后在莲花车队的调解下,两人被迫公开和好,并互致歉意。

  1987年,皮盖特总算如愿以偿,他击败曼塞尔和普罗斯特,拿到了自己的第三个年度总冠军。不过当年皮盖特最高兴的时光,却不是年终抡元那一刻,而是在赛季之中的奥地利站。那场比赛,曼塞尔和他都进入了前三。按照当时规定,三名选手要坐车前往领奖台。途中在穿越一个矮小的桥洞时,曼塞尔却不知何故突然站了起来,结果,他的脑袋结结实实撞在了洞壁上。事后有眼尖的记者发现:当曼塞尔在领奖台上步履蹒跚时,皮盖特注视着自己的队友兼对头,自始至终笑得非常畅快。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普罗斯特虽然拿下4座总冠军,但人缘一直不算好。1992年底,普罗斯特转会威廉姆斯车队。得知此消息后,刚夺得总冠军的威廉姆斯1号车手曼塞尔立刻宣布:不能跟自己鄙视的人成为队友,他将就此退役。虽然老威廉姆斯许诺,只要曼塞尔留下,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但曼塞尔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了F1。当然普罗斯特的签约也有条件:只要他在,车队绝对不能签下塞纳。

  塞纳1988年来到迈凯轮车队后,他跟普罗斯特的争吵就一直不断。塞纳夺得1988年度车手总冠军,普罗斯特更是日益感到被冷落。他表示,1989赛季,巴西人身边总是工程师成堆,而自己却只有几名助手陪伴。心情愤激的普罗斯特在1989年末,上演撞掉塞纳夺冠的“壮举”。而撞完之后,他立刻宣布转会法拉利。

  更衣室里的大打出手

  但不料,“强强联手”的设想最终只造就噩梦一场。塞纳加入迈凯轮之后,他和“教授”非但没有成为朋友,反而把原先的赛场争霸,演变成了公开的车队内讧。那段经历之后,两人就陷入了有你没我的长期“冷战”中。

  1990年,塞纳和普罗斯特的较量再次继续,但这一回是塞纳用同样的方法报复了普罗斯特一回。仍是在倒数第二站日本,塞纳只要名次不输给普罗斯特,便可提前夺冠。获得“杆位”的塞纳应在右侧发车,但他提出左侧赛道更干净,对普罗斯特有利,要求更换发车位。请求被国际汽联拒绝,但塞纳只用了不到一圈就结束战斗———普罗斯特在发车时侥幸逃过塞纳的纠缠,抢到第一位发车;但在第一个弯角,塞纳就追上普罗斯特,干净利落地将对方撞出赛道,随后得意地与对方一同离开赛场,拿下当年的总冠军。

  其实皮盖特应该庆幸自己的幸运。因为曼塞尔跟他虽互相敌视,但总算不曾对他拳脚招呼。而一代“车王”巴西人塞纳显然没那么幸运。1987年的比利时站,塞纳一马当先,曼塞尔紧随其后。虽然英国车手曼塞尔向来以冷静闻名,但那天却不知是何缘故,他在第一圈便试图超越塞纳,并把巴西人的赛车往死角猛逼。塞纳岂是受气的主?只见他车头一拐,两人的赛车撞在一起,双双报废退出比赛。

  在双方积分相近的最后时刻,用撞车与对手“同归于尽”,以确保自己夺冠。这种大悖体育道德、而且几乎是拿自己性命做赌注的方式,在1980年代末却大行其道。作为当时F1的领袖人物,塞纳和普罗斯特连续两年互相使用该伎俩,给后来的F1世界,留下了极坏的“榜样”。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