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娱城 > 【一点资讯】 >

沃尔夫还原车队指令经过 梅奔对与错谁来评判

时间:2019-05-16

  “我们发出了进站指令,但是这个在塞巴斯蒂安之后进站的指令是错误的,我们丢掉了位置,在那个阶段,最糟糕的情况的确发生了,”沃尔夫说到,“我们丢掉了刘易斯的位置,我们本来可以通过让他先进站来确保他获胜,但我们决定让瓦尔特里在维特尔之前停站,结果丢掉了位置。当时我们已经掉到了第三,老实说我感觉我们的表现就像傻子。2018F1美国站Kimi夺法拉利第一冠 细数Kimi的卫冕之。” “今年的轮胎,一旦开始颗粒化--这种情况很常见,比如我们在斯帕--就必须再换一套胎。我们看到法拉利在蒙扎,他们轮胎的颗粒化现象非常严重,”沃尔夫说,“设想这样的场景,如果再为刘易斯安排一次进站,他可能要以第六或第七完赛。第六而非冠军完赛!在这种压力下,我们需要一次指令。” 尽管梅赛德斯遭遇炮轰,但在对手维特尔看来,梅赛德斯要求车手互换位置的指令是完全正确的。 通过在4号弯的内侧一次漂亮的超车,汉密尔顿从维特尔手中重新获得了位置,但是在这次让车迷感到振奋的超车之后,汉密尔顿加速磨损了自己的左后胎,这使得梅赛德斯陷入了这套胎能否撑到最后的焦虑。 这次指令的效果是明显,甚至梅赛德斯车队的工作人员也会尝到甜头,那就是即便未来的5场比赛汉密尔顿全部不能获得冠军,他也能够获得总冠军。但车队在比赛之前并不打算让汉密尔顿赢。相反,他们的目标仍然是压制住维特尔和法拉利的威胁。梅赛德斯周日的车队指令又让人想起了过去法拉利车队的做法。 “我们也感觉应该让他们竞争,瓦尔特里的排位赛表现超过了刘易斯。昨天他是杆位,我们感觉如果要追求公平和不偏不倚,我们不应当介入车手之间的竞争。” 在梅赛德斯旋风般地包揽俄罗斯大奖赛的头排发车后,外界就预测周日正赛结束之后,车队指令会成为重要的话题。梅赛德斯可能已经预演过多种情形,通过战术让一位车手辅佐另外一位车手,但在更多的大奖赛中,即便是规划得再好的战术也没有用武之地。 “我不认为当你用法拉利的那次拿来对比时,那时赛季只进行到第六场比赛。他们在7月份就获得了冠军。这种情况与现在完全不同,我们赢得胜利不是因为我们拥有最快的赛车,而是受益于法拉利和维特尔的坏运气。我们在奥地利也遭遇了坏运气。现在的情况与那时已经不同了。” 但是梅赛德斯车队犯的错误成为了汉密尔顿获得俄罗斯大奖赛胜利的催化剂。车队没有选择让汉密尔顿在博塔斯之后一圈便进站,而是让汉密尔顿晚进站,法拉利抓住机会让维特尔进站,完成了对汉密尔顿的“Undercut”,在已经完成进站的车手中获得了第二的位置。 “我们告诉过他们,在保持小心的前提下他们可以自由竞争,只要提醒时刻自己我们在同时争夺车队和车手积分榜,然后我们会放手让车手竞争,”梅赛德斯车队的领队托托-沃尔夫解释到,“我们也告诉瓦尔特里,如果一切都在计划内,我们能够在比赛结束之前以1-2完赛,我们就可以按照排位赛的名次完赛,除非感受到确实的威胁。” “我还记得蒙扎站之后法拉利因为让Kimi拿到杆位,并且在前两个弯没有帮助维特尔而遭遇的口诛笔伐,无论做什么你都是错的。外界认为法拉利(在蒙扎)应该算计好(让两位车手互换位置)了,所以法拉利最终没有算计车手,他们就说法拉利错了;今天我们算计好了,按照算计好的预案做了,(我们是)从车手的内心出发。所以无论你做什么,(在媒体看来)你都不可能做正确的事。” 但赛后的领奖台上却没有笑脸,博塔斯板着脸,汉密尔顿也对这场胜利感到不舒服。沃尔夫发现自己面对着体育精神的质疑,毕竟是沃尔夫率先提出禁止车队指令的。2002年奥地利大奖赛法拉利那次臭名昭著的车队指令导致车队指令被禁止了8年。 这就是梅赛德斯的观点。如果刘易斯以第六完赛,维特尔获得第二,那么在剩下5场比赛的情况下,两人的积分差距将缩小到30分。梅赛德斯不希望将在阿布扎比冒险,因此决定启用车队指令。 第25圈,车队向博塔斯发出指令,要求他靠边。在第13弯博塔斯进行了一次夸张的靠边,接着汉密尔顿超越,位次转换完成了。自那以后,汉密尔顿成功地控制了比赛节奏并管理好自己的轮胎,无暇完赛,同时博塔斯相对维特尔也保持着速度上的压力。博塔斯和汉密尔顿都无需担心自己的位置会发生变化。最终梅赛德斯以1-2完赛,也完成了梅赛德斯对索契赛道的第五次征服。 “我认为这么做对他们两人都有好处,他们作为团队发挥得非常好,”维特尔说,“他们为自己的辩护,在你们看来都是问题,我知道你们媒体希望阴谋论和冲突,所以总是去问那些可笑而肮脏的问题。我认为处在他们的位置,有脑子的人都会这么做,所以可能这不是一个应该拿来评价是否的问题。” 但是在俄罗斯索契,车队强迫使用车队指令让梅赛德斯陷入了一场风暴。博塔斯被迫放弃了本赛季首次取得胜利的机会,以协助队友汉密尔顿夺得冠军的雄心。 ”当我们发现第二的位置处在危险中时,我们就决定干预。那时做出了决定改变先前的部署,我们也一直坚持这样的决定。”沃尔夫解释说。 “总有人需要当恶人,今天是我,”沃尔夫承认,“你需要承担起责任,这就是我的选择,今晚我选择做恶人,或者是让我在阿布扎比当一回莽夫?我宁愿今天做恶人,也不愿在赛季最后一站做傻子。” 不过,沃尔夫强调由于与法拉利竞争的激烈程度,梅赛德斯在索契的指令与2002年的那次不同。 俄罗斯大奖赛上,梅赛德斯车队领队托托-沃尔夫要求博塔斯为汉密尔顿让车的车队指令再次引发了轩然大波。在一片缺乏体育精神的,梅赛德斯道貌岸然的批评声中,沃尔夫对当时的情形和车队所面临的处境进行了回应。外媒以《为何梅赛德斯感觉必须使用车队指令》为题刊登了对沃尔夫的采访。全文如下: 俄罗斯大奖赛开赛伊始,似乎博塔斯正在逼近自己的赛季首胜。开赛之后,他在第二弯进行了压制以协助汉密尔顿守住领先于维特尔的位置,随后在第一次停站之前,他一直保持着让队友够得着的距离。博塔斯被安排率先进站--沃尔夫没有否认他们曾将汉密尔顿先进站--看起来似乎一切都在朝着他获得赛季首胜的节奏发展。 的确,梅赛德斯今天的比赛可能不那么漂亮,但当最后一场阿布扎比大奖赛,他们迎来第五个包揽车手和车队总冠军之后,谁还会记得今天的不舒服?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娱城